木瓜

【GB】再次相逢的故事(4)

林言之一直有在做心理暗示,想着如果许亦有了男朋友该要怎样怎样,但真的听到的时候还是觉得冲击力有点大,脑子嗡嗡的乱,像一个出了故障的机器,怎么捋都捋不清楚,对着眼前的电脑看了半天,也不知道到底看的是什么。


这家酒吧以前林言之常来,就是许亦刚出国的时候,他到底是克制不住内心的野兽,天天用酒精麻痹自己。今天,不知道怎么想的,林言之漫无目的的就来到了这里——也许这是心理觉得最可以放纵的地方。


林言之来就是喝酒,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听,接待的侍者也很有眼色的给他找了个不起眼的小位置,让他独自一个人喝的昏天黑地。


许亦找到他的时候,林言之已经爬在桌前睡着了。


许亦一阵气闷,她刚准...

我差点失去了我的光

(林言之番外)

我生活在黑暗里,我的世界没有一丝色彩。

她是一束光穿过我心中的一片荒芜阴暗——我从不知世界原来也可以如此绚烂。


我是一个孤儿,一个…被抛弃的孩子。

我只记得寒冷。烈烈的寒风像是直接捅进骨头的剑,我抱着膝盖蜷缩在街道偏僻的角落里,身上明明穿着一件衣服,可是除了冷还是冷。凛冽的寒已经凝成实质,不断地压迫我每一块骨骼、每一寸皮肤。以致于我一直以为这就是人生,没有温度、没有光亮。

我没有想到我还能睁开眼睛,眼前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。我以为我会在死一般的黑暗里沉寂、带着一身苦痛。

但也许在那时坠入黑暗是更好的事,如今不过是进入了另一个地狱。救的那个漂亮的女人不是天...

【GB】再次相逢的故事(3)

张然: 为什么我没有出场

        废话,当然是你话太多

被屏蔽的张大爷表示不服(;`O´)o: 请开麦交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林言之在家,许亦就是会觉得不自在,所以她收拾收拾准备出门,化了一个美美的妆,一推门,却没有发现林言之的影子,只留下一张字条,说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啥的,无非就是她爸交待的那些。她舒了一口气,却也觉得有些失落,不过很快也就被小伙伴们的邀请冲淡了。


许亦的小姐妹听说她回国,在HTBAR为她接风洗尘玩个通宵。


VIP包间——...

【GB】再次相逢的故事(2)

今天的许亦霸气侧漏了吗?

废话每天都很霸气侧漏

废话当然是没有啊

--------------

许亦新交了一个男朋友,是在一次联谊的时候喝多了时候的冲动之举,当事人表示对这个举动无比的后悔。这位男朋友就不是一个正常人,喝醉了看着乖乖巧巧,温顺的像一只可以随便撸的小猫咪,谁知道酒醒了就是一个人形喇叭,话多的没完没了,烦死个人,所到之处寸草不生。

许亦被这个人形唢呐张然烦的实在受不住,趁放假一溜烟跑回家清净清净,耳边好像还有张然捏着嗓子做作的叫喊声,“你回家要记得想我哦,想我哦,想我哦…我是你可可爱爱的男朋友,男朋友,男朋友…在见不到你的这段日子,我会每天坚持骚…问候你,问候你,问候你…...

【GB】再次重逢的故事(1)

半夜脑洞大开,睡不着那就写下来吧

(●°u°●)​ 」


-----------------


许亦她爸找了个相好,那个女的看起来保养的很好,风韵犹存。许亦怕她爸被美色冲昏了头,好不容易攒下的基业再被霍霍,委婉的提了一嘴,谁知许老头欣慰的看着她,“不会的,老爸就你一个闺女,难道还分不清好坏嘛,谁都没你重要,你放心,她什么都不要,继承人只有你一个。”

这下到轮到许亦疑惑了,那样姿色的女人找个什么样的不好,非找她爸这样身体发福,还带着点中年大叔油腻…倒不是她觉得她爸不好,只是女人要是不贪她爸的钱财,难不成真的是为了所谓的爱情。

许亦她妈去世的早,含辛茹苦的把...

脑洞

哇~这也太好搞了吧

hhhhhhhh

想想国师大人清冷绝世,温温柔柔拒人千里之外,但是你是尊贵的公主,他没有办法冷脸对你,让你滚啊或者啥的,只能尽可能的迁就你,然后你就因为他不能反抗你,就不断的突破他的下限,让他白玉般的小脸上翻起红晕,小嘴张开吐出压不住的呻吟。


一开始你只是摸摸他,但看着他这沉醉其中不可自拔的样子,就想更加的欺负他,然后你就让他带着不可描述的东西去盛世浩荡的盛典上,他委委屈屈的看着你,希望能博得你的同情,让你不要在那么多人的搞他,但是你看着他盈盈欲滴的泪水就更不想放过他了,所以他只能从你的命,在那么大的盛典上带着你给他的东西,众目睽睽之下,他只能努力的保持镇定。好不...

国师(中)

可怜兮兮小国师

-------------------


终于处理完一应琐事,我步伐轻快的向远处小花园走去。果不其然看到了被侍女拖住的国师大人。


见我缓步过来,侍女朝我一揖,便离开了。


国师大人似是察觉到我的到来,侧过身对我行之一礼,随之清泉一般的悦声在我耳边响起,“公主殿下。”他低垂着眼睑,似是恭顺的站在一旁,只是轻蹙的眉彰显了他不怎么平淡的内心,藏在衣襟里的手捏紧了衣祍,

“不知,殿下还有何事 ? ”声音倒是一贯的清冷,仿佛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到他。


“自是有事的,昨日读了一篇文章,却是丝毫不懂其中内涵,不知,国师大人可愿为我解惑?”

虽然是个问...

国师(上)

摸鱼🐟

搞一个国师偶吼吼\^O^/

-------------------


春分祭日,国之大典


我向来不耐烦这种繁文缛节,起一个大早,往身上披带一堆乱七八糟,不过今天嘛,倒是有我期待的


我无比乖顺的站在父皇的身旁,余眼一瞟,不禁被吸住了目光。


他庄严站在祭坛中央,宛如一捧雪在神的疏忽之下悄然降临人间,清若松映寒塘,仿若遗世独立,超脱凡尘。远远望去,总会觉出同他不在一个世俗之中,偶然间一两句清冷的声音,似泉水击石泠泠作响,听后久久萦绕在耳边,佛有一种异常舒缓平和的东西,从耳朵的深处渗到脑髓里来。


旁人自然是不会注意的到,但作为始作俑者的我,自然是要认认真真的欣...

© 木瓜 | Powered by LOFTER